思路客 > 隋炀也是帝 > 第23章 帅印到手
    晋王杨广心里明白表决心的机会到了。他上前一步恭敬的对着隋文帝杨坚行了个礼,非常郑重的说道:“儿臣愿为征讨先锋,为消灭都兰可汗效犬马之劳。”

    隋文帝杨坚暗暗点了点头,面上却叹了口气,语气沉重的说道:“勇气可嘉,不过你临敌经验太少,突厥人自小生长在马上,勇猛彪悍,都兰可汗更是生性狡猾,稍有不慎就将全军覆没,介时兵败是小,我们大隋的脸面丢不起啊。”

    “父皇不必为此伤神,儿臣熟读兵法,更不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再说上柱国大臣杨素也是个武神,有他协助儿臣,儿臣相信此去定能直捣黄龙,一解父皇之忧!”

    听了这话隋文帝杨坚和独孤皇后交换了一下眼神,满意的点了点头。

    太子杨勇这时反应过来,心想此事不能让晋王抢了风头,他上前一步道:“儿臣自请为帅,坐镇军中,代父皇执掌帅印,调动全国辎重协助晋王。”

    蜀王杨秀没等隋文帝杨坚开口先呵呵笑上了:“太子你可真聪明,晋王在前面浴血杀敌,你在后面摘桃子------”

    “话不可以这么说,我是太子代父皇执掌帅印顺理成章。”太子杨勇昂首答道。

    秦孝王杨秀在旁边讥笑一声道:“其实让二哥执掌帅印也能彰显皇子代父出征的威严。”

    兄弟几个你一言我一语处处针对太子杨勇,这让他如芒在背,心里暗想:“晋王一旦掌握了兵权,必将成为阻我登基的心腹大患,说什么不都能让他把这个帅印夺了去。”

    想到这里,太子杨勇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父皇,儿臣愿意替父出征,晋王能做到的事情,儿臣尽数可以做到,请父皇相信儿臣,定当让那都兰可汗有来无回。”

    “就你那身子早就被府里的美人掏空了吧?浑身没有四两肉,你上阵还不够人塞牙缝的。”关键时刻汉王杨谅也落井下石了。

    “汉王,你为何也处处针对我?”太子杨勇羞愤的看着杨谅质问道。

    汉王杨谅呵呵笑道:“弟弟我哪里是针对你啊,我是怕你死在战场上了,到时父皇后继无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汉王这话说得太过怨毒,让所有人脸色一变,太子杨勇双眸里的恨意更是流转欲出。

    他面色僵冷的说道:“好--好---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汉王杨谅冷笑一声道:“比不得你,去年牧场围猎时你送我的礼物,我可是今生难忘啊。”

    “什么礼物?”独孤皇后疑惑的问道。

    这事隋文帝杨坚也好奇,但他没有流露出来,而是沉声喝止道:“国事家事混为一谈,你们把这场战役当成儿戏了不成?”

    “如果太子殿下想要挂帅亲征的话,儿臣愿意留守皇城。”晋王杨广以退为进说道。

    隋文帝杨坚没有立刻回答,他静静的沉思了一会儿,又把目光投向了独孤皇后,独孤皇后把下巴微不可察的朝晋王杨广的方向点了点。

    意见统一,隋文帝杨坚说道:“你们都是寡人的好儿郎,看到晋王、太子的对寡人的这份忠心,寡人甚感欣慰,可挂帅之人只能有一个,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斟酌再三,寡人以为这个帅印由晋王执掌比较妥当。”

    隋文帝杨坚的话音落下,太子杨勇的脑袋微微垂了下去,眼底的怨恨渐渐浮现出来,牙关紧咬,嘴角露出一丝血渍。

    “太子有何意见?”独孤皇后时刻关注着太子杨勇的一举一动。

    太子杨勇抬起头来,眼底恨意全消,目光一片清明。

    “儿臣比不得晋王自幼苦练武艺,熟读兵法,但儿臣愿为晋王做好后勤,保证粮草供应-----”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抓住粮草就等于扼住了晋王的咽喉,太子哥哥你真是好计谋!”蜀王杨秀挑唆道。

    这话让太子杨勇的脸色一变,他不言不语无限委屈的看向隋文帝杨坚。

    此时隋文帝杨坚的心里对太子杨勇也充满了不信任,他轻咳了一声说道:“此事明早朝堂上再议,你们且回府吧。”

    “父皇!-----”

    太子杨勇有心把事情说清楚,可隋文帝杨坚不耐烦的冲着他挥了挥手。

    太子,蜀王,秦孝王,汉王走出了仁寿宫,独独留下了晋王杨广。

    走出皇宫,太子杨勇停住脚步,冲着其余三位皇子愤愤的说道:“你们今晚处处针对我,这下好了,让晋王捡到好处,你们为他人做了嫁衣------”

    汉王杨谅一下子撕破了脸皮说道:“去年你派人在牧场给我下的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就你那副小肚鸡肠的样子,要是让你登上那龙位,还有我们兄弟几个的活命吗?”

    蜀王杨秀眉头紧蹙说道:“我们就是支持你,将来你做了皇帝,也要把我们列在清君侧的名录里的------。”

    “谁做皇上都比你好,至少二哥没害过我。”秦孝王杨俊接口道。

    皇宫外剑拔弩张,皇宫里隋文帝杨坚看着晋王杨广说道:“晋王,你能主动请缨挂帅出征,为父甚感欣慰,可有勇无谋前途堪忧。”

    晋王杨广沉吟片刻之后回答道:“儿臣有退敌良策。”

    “噢?说来听听。”隋文帝杨坚道。

    “都兰可汗和步迦可汗的矛盾由来已久,只要我们想办法让他们内部矛盾表面话,再出兵一举消灭他们的嚣张气焰,就会造成其内部分裂------”

    “这件事寡人也想过,可操作起来困难重重,我们等不起啊。”隋文帝杨坚看着晋王杨广说道。

    “突厥老可汗现已年迈,他要是突然病重的话,皇子们会怎么样?”晋王杨广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在谈天气一样自然。

    这种可能性让隋文帝杨坚瞬间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摇了摇头说道:“恐怕不行,老可汗身强力壮哪能说病就病呢?”

    “别人没有办法,可太子哥哥有。”晋王杨广胸有成足的回答道。

    “太子如何能有?”隋文帝杨坚疑惑的问道。

    “太子府里养了个苗疆巫医擅长用毒-----”

    晋王杨广把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给了隋文帝杨坚一个无限的想象空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