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茅山鬼捕 > 第32章 刑天后裔,猛志常在
    叶知秋来到后院,进了西厢房里。

    但是西厢房中间,通向地下室的那道门却锁着。

    “柳烟开门,我回来了,我来看看你和你姐姐。”叶知秋在外面敲门。

    半晌,柳烟才打开了门,说道:“我在给姐姐洗澡换衣服,你来干什么?”

    “哦……那我就不进去了,我就想看看你姐姐现在的情况。”

    “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了,进来吧。”柳烟却又一转身,走向地下室。

    叶知秋跟在柳烟的身后,走进了地宫。

    柳雪还是躺在棺材里,不过换了衣服,身上穿着一套淡红色的长裙,映照的脸上也有些微红,看起来更加动人。

    叶知秋打量着柳雪,良久才开口说道:“柳烟,我刚才在外面,看见了一个无头人,他躲在咱家的后院墙之外,鬼鬼祟祟的。感觉那东西,可能有所图谋,我们还是要当心一点。”

    “无头人?”柳烟微微皱眉,沉吟不语。

    “真的是无头人,没有脑袋,肩膀上平平的,一字并肩王,两只眼睛长在胸前……这个位置上。”叶知秋伸出手,在自己左右胸前点了点。

    柳烟想了想,问道:“你有没有抓住他?”

    “没有。”叶知秋摇摇头,又说道:“如果我全力施为的话,可以抓住他的。但是一开始,我以为是你老爹,使用奇门遁甲伪装成无头人考验我,所以没敢下重手。”

    一开始的时候,叶知秋的确有过这个怀疑,因为柳正良神神道道的,不能以常理度之。

    “我老爹没有这么无聊。”柳烟斜睨了叶知秋一眼。

    “是吗?可是前天晚上,他假扮僵尸吓我啊。”叶知秋抬眼看天。

    柳烟自然也知道叶知秋的反讽,依旧面色淡定,问道:“那你觉得,那个无头人是什么东西?”

    叶知秋收起嬉笑的表情,正色说道:“我一开始以为是奇门遁甲高手,故意装神弄鬼伪装的。但是一番追赶交手,发现那个东西的肢体动作非常协调,不像是伪装的。现在,我也拿不准。”

    “看山是山,那就是真正的无头人了。”柳烟说道。

    “真正的无头人,什么意思?”

    “就是不长脑袋的人,刑天氏后裔。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这个知道吧?”柳烟说道。

    叶知秋噗地一笑,摇头道:“操干戚以舞的刑天?神话传说,不足为凭。”

    刑天,是华夏国远古大神,传说中,他和黄帝争帝位失败,被斩首于常羊山之下。但是刑天勇猛,没了脑袋,竟然以乳为目,以肚脐为口,挥舞干戚大斧,于常羊山中怒吼叫骂。

    但是这毕竟属于传说,死人如何可以传下后裔,并且维持血脉几千年?

    “为什么不足为凭?清代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有记载,科尔沁台吉达尔玛达都,曾经在漠北深山里,遇见无头人打猎,双方还起了争执,最后平分了一只鹿。纪晓岚记录同时代之事,应该是可信的。”柳烟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也是在漠北深山,这里是港州,一南一北,万里之遥。”叶知秋说道。

    “那是无头人,不是无腿人,万里之遥又如何?只要有腿就能走路。你不也从琅琊山,来到港州了吗?”

    “好吧,算你赢了,我说不过你。但是不管如何,我们都要小心点,提防这个无头怪物。”叶知秋耸了耸肩。

    柳烟却很淡定:“无头人应该不是单独行动,他们还会来的。”

    “他们为什么要来,目的是什么?”叶知秋问道。

    柳烟看着棺材里的姐姐,缓缓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们来了,肯定是有所图谋。”

    “怀璧其罪?是你有璧,还是你姐姐有璧?或者,你们姐妹俩身上都有璧?”叶知秋追问。

    说完了,叶知秋又觉得问人家“是否有璧”不妥,担心柳烟误会,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咱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宝贝?”

    柳烟果然瞪了叶知秋一眼,道:“你感应过姐姐的情况,难道真不知道?”

    “是你姐姐的石心?!”叶知秋吃了一惊!

    柳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说道:“我提醒过你,留在这里是很危险的。姐姐不是平常人,前途未卜,你留在我家,注定会步步维艰,处处杀机。”

    叶知秋嘻嘻一笑:“我又不是进宫里做皇妃,哪有那么多步步惊心?既然你姐姐很危险,那我就更要留下来保护你姐姐了,对不对?当年指腹为婚,那可不是白指的。”

    “是你很危险,不是姐姐危险。”柳烟摇摇头,走向通道:“时间不早了,让姐姐休息吧。”

    叶知秋点点头,又看了柳雪一眼,跟着柳烟转身而出。

    锁门的时候,柳烟忽然没来由地说了一句:“刚才感应到姐姐的一点心思了,姐姐说,她不讨厌你。”

    “什么?”叶知秋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笑道:“多谢,麻烦你跟雪儿说,我也很喜欢她。”

    “你可以自己跟她说,她能听到。”柳烟锁好了门,走向前屋。

    叶知秋跟在柳烟身边:“那你感觉我怎么样?有没有讨厌我?”

    “我随着姐姐,哪怕她指鹿为马认贼为亲,把乌鸦看成凤凰,把癞蛤蟆看成白马王子,我也跟她保持一致。”柳烟说道。

    叶知秋脸上一抽,心里想,那我到底是鹿是贼,是乌鸦还是癞蛤蟆?

    柳烟进了前屋,直接上楼休息。

    叶知秋也无所事事,洗洗睡了。

    不过临睡之前,叶知秋将一柄三寸长的银色短剑悬在账门上。

    这是叶知秋的本命法器,十年前拜入茅山,就开始每日祭炼,与自己通灵,假如遇上什么情况,可以示警。

    双楼里村,的确是步步惊心,处处杀机,加上中元节临近,叶知秋不得不防。

    还好,一夜过去,并没有发生什么情况。

    次日,叶知秋又起了个大早,在楼顶天台上打坐练功,等着柳烟来练瑜珈术。

    对于叶知秋来说,欣赏柳烟练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可是没等到柳烟,却等来了柳正良在楼下的大叫。

    “叶知秋,你下来,有有话跟你说!”柳正良站在屋前,打扮的整整齐齐,看样子要出门。

    叶知秋站起来,在楼顶上探头张望:“什么事啊岳父?”

    “我要去北方探个墓,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回来。你和烟儿留在家里,照顾好雪儿,好好过日子。”柳正良说道。

    “你要出远门?”叶知秋心花怒放,挥手叫道:“岳父大人你就放心去吧!我一定和烟儿好好过日子,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和和美美锦上添花花好月圆……”

    柳正良点点头,驾车而去。

    看着柳正良走远,叶知秋一跳老高,搓手大笑:“过日子过日子,现在我和柳烟没人打扰,开始幸福的小日子了……”

    “你手舞足蹈的,在干什么?”冷不防,柳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叶知秋吓了一跳,回头看,却见柳烟提着瑜伽垫,站在自己身后。

    “呃……岳父出去盗墓,叫我们俩……好好过日子。”叶知秋讪笑道。

    “不是我们俩过日子,还有我姐姐,是三个人才对。”柳烟展开瑜伽垫,一边说道:“真能把日子过好,也不错。我就是担心,这几日你过不去。”

    第一章,继续求票。晚上九点左右,还有两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