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偃者道途 > 第101章 老祖的贡献
    入暮时分宾客散去原本热闹非凡的凤府又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凤正良从觥筹交错的前堂应酬抽身出来回到冷冷清清的内院在老祖凤鸣竹居住的独院中点上了蜡烛。

    随着幽幽的光芒升起凤鸣竹那老态龙钟的身影出现在幕帐之后但在凤鸣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身影赫然正是凤正良的父亲凤天德。

    烛火照映在凤天德的面庞他把他本已显得阴郁的脸色衬托得更加难看。

    “他们都已经散去了?”

    “放心吧爹他们都已经散了。”

    凤天德神色稍缓:“那就好。”

    凤正良嗤笑一声道:“你那么紧张作甚他们不会发现的再说了就算当真被人发现那又如何?我凤家如今已经产生新晋筑基便是有宵小之辈仍然觊觎也来不及了。”

    他说到这里目光炯然看向老祖凤鸣竹:“这都是老祖有先见之明啊早早跟罗长山交易了解脑之术的奥秘参研出这么一种功法才能有如此大好的局面!”

    他说话之间五指微张竟是如同操纵机关傀儡一般屈伸起来。

    咔咔……

    宛如关节摩擦的声音响起凤鸣竹的身躯豁然站起在原地打了个转猛的伸出双臂手掌前伸和凤正良的一只手掌抵在了一起。

    整个过程凤鸣竹都眯着眼睛一下不眨面上神色也沉静如水仿佛受到摆布的并非是自己的身体一般。

    凤天德在旁看得揪心连忙喝骂道:“你这逆子轻一点儿这可是老祖的遗蜕!”

    凤正良却浑不在意道:“老祖自从调停允山谷三供奉的争斗回来就已羽化升仙区区凡世遗蜕哪会在意?”

    “再说我这不是遵照他的遗志尽可能的继承他的法力嘛?”

    “七七四十九日之后魂归于天以养尸丹强行截留的气息也无法再为生人所用那就白白浪费了。”

    “对了老祖虽然没有炼体肉身不比灵材但好歹也是筑基境界的修为当真不考虑炼制成为人傀儡为我凤家再做贡献?”

    凤天德听得额头青筋暴起:“什么白白浪费老祖为家族牺牲了那么多你还这样说当真是不孝子!将来若我老死还不知你这逆子要怎么折腾!”

    凤正良浑不在意道:“安啦安啦老爹你就放心好了你只不过炼气后期修为而已没什么用处……”

    凤天德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老子真真要被你气死!”

    但这时候凤正良已然长大成人又晋升了筑基他是当真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只得一拂衣袖扬长而去。

    ……

    城中酒楼肖家家主肖毅成与其他几名豪强世家之主对坐无言。

    “看来此事已成定局我们真的再无机会了!”

    他们今日都参加了凤家举行的庆典典礼之上凤正良亲自出面招呼众宾此后又有歌舞表演机甲和傀儡阅兵诸多节目可以观看。

    普通人就是图个新鲜凑个热闹但他们这些城中世家豪强有苦难言。

    抛开那些纯粹观赏性的节目不说后面的几大安排都是针对他们的。

    凤家这摆明了是在告诫他们宿阳一带仍然还是他们的天下凤家出了位中兴之主那就不会衰落。

    凤鸣竹留下来的诸多机甲傀儡不会变成怀璧其罪的累赘却反而是传承家业的底蕴能够切实发挥出用处。

    “不那倒也不一定!”

    突然有人沉声说道。

    “凤正良那小子终究只是展现出了筑基修士的修为而已却还没有偃者师匠的造诣!”

    “筑基修士和偃者师匠始终都是不同的!”

    肖毅成道:“这话倒是没错若无师匠一个家族便只能守成无法发展。”

    “可大家不要忘了凤家毕竟是雄踞宿阳多年的豪强势力单从凤鸣竹手里也能够传下不少好东西虽然那老家伙看起来一副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老死的模样但真要动起手来指不定还能拼掉几个同为筑基的高手呢!”

    “虎死不倒威更何况还没有死去?”

    这话说得众人又是一阵垂头丧气只能连连感叹时不我待。

    但肖毅成人前说了丧气话等到众人散去酒楼房间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却又忽然冷笑连连面上神色变得前所未见的狠厉起来。

    “老不死这是你逼我的!”

    “凤家坐镇宿阳二百年很了不起么?”

    “当年我们老祖也是跟不分高下的师匠高手凭什么就要你做城主他只能远走他方客死异乡?”

    “这位置你们坐得太久也该轮到我肖家来坐坐了。”

    他放下酒杯门口黑影掠过便见一名黑衣劲装的死士现出身来。

    “家主林前辈到!”

    一名青衣布服相貌奇古作散修装束的筑基修士毫无声息的出现看了看肖毅成笑言道:“肖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如何你今日约我来此碰头可是还想按照原定计划作那最后一搏?”

    “事先说好倘若你执意要如此行事无论成功与否我都要事先收取报酬因为出手之后我必不能在宿阳久留必须立刻远走高飞!”

    肖毅成道:“前辈请放心您要的东西已经备好。”

    他犹豫了一下略带肉疼之色把一个描绘着五色云锦的宝盒取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递向那人。

    筑基修士打开盒盖透过缝隙看了一眼就露出笑意:“既然如此把你准备好的契约拿出来吧签订之后我就立刻寻机行事。”

    肖毅成道:“前辈果真信人请!”

    筑基修士轻笑一声接住肖毅成随后递出的契约略作阅览便以法力凝在指尖用力印下。

    片刻之后一道黑影如同大鸟悄然掠出酒楼消失在夜幕之中。

    肖毅成望着灯火阑珊的城中夜景伫立在窗前久久未动。

    终于他回过神板着面孔匆匆下楼往自己家族的驻地而去。